2018-12-11来源:浦沿街道新闻网

    本报驻柏林记者赵海博    2017年的德国政府组阁可谓一波三折,随着“牙买加政府”谈判的最终破裂,德国似乎被推向了重新大选的边缘。11月30日晚上,德国总统府的门前聚集了大量记者,总统施泰因迈尔分别会见了联盟党和社民党的领导人,力促双方能够为组建政府作出让步,而不是简单地将组阁压力重新推回给选民。德国政府艰难的组阁进程中又展露出了新的希望曙光。    谈大联盟政府为时尚早    作为德国第二大党的社民党曾经在大选结果公布和“牙买加政府”谈判破裂后,都于第一时间对外宣布,绝不考虑和基民盟再次组成大联盟。外界普遍认为,社民党此举旨在厚积薄发,期望通过担任最大反对党,来和联盟党在政策主张方面拉开差距,从而能够在下一次大选中卷土重来,重新执政。离社民党上一次执政,已经过去了整整12年。    随后有德国媒体传出消息,经过总统的积极斡旋,社民党已经开始重新考虑和联盟党再次组成“大联盟政府”的可能性。而该党主席舒尔茨随后也表示,将由社民党的党员来决定是否和基民盟组成大联盟政府。默克尔则在一次采访中表示,重新大选并不在其考虑范围之内,她愿意与中左翼的社民党展开“严肃对话”,以组建一个“稳定的政府”。这一切迹象均表明,新的“大联盟政府”呼之欲出。    然而,舒尔茨在12月1日接受德国媒体《明镜周刊》采访时却强调,尽管目前看来“大联盟”是避免大选的唯一选项,但不意味着社民党一定会和基民盟组阁,是否组阁将取决于社民党党员的决定和之后双方的谈判结果。据了解,社民党将在4日举行的社民党主席团会议上讨论组阁的可能性,并形成一个方案草案。12月7日至9日社民党代表大会将在柏林举行,届时会讨论这一草案。    政治博弈进入白热化    当然,摆在联盟党和社民党面前的不仅仅是德国的国家利益,还有他们相互之间以及政党内部各股势力的博弈。据《明镜周刊》报道称,联盟党内部已经分裂成了两派,一派期望能够积极地和社民党进行谈判,尽早组建起来新的大联盟政府,默克尔属于这一派;而另一派则不主张和社民党结盟,他们希望联盟党能够组建少数派政府,目的是期待不稳定的少数政府能够逼迫默克尔彻底下台。    来自基民盟的州长们则纷纷表达了对于尽早组建政府的期待。萨安州州长哈斯洛夫表示,他期待尽早组建起一个有执行力的政府,因为很多涉及财政和难民援助的问题需要处理。石荷州州长甘瑟则称,出于国家利益和本州利益,急需一个联邦政府。萨尔州州长克朗普-卡伦鲍尔认为,所有的政党都应该为尽快组建一个政府而努力,选民已经将这项任务赋予了各个政党。    而对待大联盟依然态度谨慎的舒尔茨则表示,是否能和联盟党组阁,还要看双方在欧盟财政、社会福利等方面的谈判。舒尔茨还要求默克尔必须对马克龙提出的欧盟改革方案作出积极回应。    当然,舒尔茨在采访中并没有详细谈到此次大选和组阁的核心争论议题———难民问题。之前有德国媒体披露,考虑到叙利亚的国内局势已经趋于稳定,联盟党考虑从明年年中开始将叙利亚难民遣返回国。然而,社民党则认为这项决定过于草率,违反了基本的人权,应该至少等到2018年年底再根据实际情况来讨论叙利亚难民的去留。    决定德国政治的关键男人    近一段时间,德国总统施泰因迈尔的名字以超高的频率出现在德国各大媒体的新闻中。二战以来,德国总统从未如此深地介入政治,也从未发挥如此大的作用。    德国的国家政体是议会内阁制,联邦政府向联邦议院负责。联邦总统只是虚位元首,并不直接领导联邦政府,不享有实际的行政权。然而,德国基本法却赋予了总统在组阁谈判破裂后发挥斡旋和协调作用的权利和义务。    在“牙买加政府”谈判宣布破裂后,现任总统施泰因迈尔立刻积极介入,他明确表达了不支持重新大选的观点,认为重新大选是对选民的不负责任。另外,他还呼吁所有的政党都应该抱有谈判的意愿。为此,施泰因迈尔会见了包括自民党、绿党、左翼党和选择党在内的四大小党的领导人,和他们交换了关于组阁的意见。施泰因迈尔会见右翼政党选择党,在德国内部引起了关注。    面对这场政治危机,拥有施泰因迈尔这样一位总统或许是逆境中仅有的一点幸运。施泰因迈尔是近年来最具政坛影响力的德国总统,他长期位居社民党高层,曾经代表社民党参加大选,败在了默克尔的手下。他还两次出任德国外交部长,均有不错的表现。长期以来,施泰因迈尔都是德国民众最喜欢的政治家之一。据德国媒体披露,他和默克尔的私交也很不错。德国媒体认为,施泰因迈尔巨大的政治影响力,和他善于沟通协调的性格,将会给德国政府组阁带来积极正面的影响。

编辑:
关键词:娱乐场所整治总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