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d id='dedce'></dd>

          <bdo id='dedce'></bdo>

          <th id='dedce'><u id='dedce'></u></th><em id='dedce'></em><tbody id='dedce'></tbody><p id='dedce'><noscript id='dedce'></noscript></p>
        1. 怀远赌博案件最新

          2018年12月15日 6:46 来源:怀远赌博案件最新

          形容赌博上瘾的成语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Fred Wilson每年底都会写两篇文章,一篇是前一年的总结,另一篇是对后一年的展望。在今天这篇文章里,我也来照猫画虎学一下。这篇文章的标题其实是我最近和很多人在聊的问题,当然,也是我自己一直在思考的问题。和2016年比起来,2017年应该算是一个创业投资的大年。这个大年里的大赛道机会主要就是一个:新零售。其他的分赛道机会有教育、文娱、微信生态等等。回头看,我在2016年10月写的《为什么我不做 VC 了?》中主要是说纯互联网的机会越來越少了,所以早期投资会越来越不好做。虽然2017年还是有很多优秀的早期项目出现,但到目前为止,我也仍然认为大的走向预判是对的。移动互联网从纯工具、到游戏、电商、O2O、B2B、新零售等,这就是一个互联网元素不断减少的过程。所以哪怕很多人对2018年看好,但我仍然是偏悲观的(但悲观中还是有四个机会点,后文中会提到)。而我在 2017年3月写的《便利蜂、喜茶、迷你KTV、千聊、狼人杀 |17年的五个小风口》中便利蜂和迷你KTV(和文中我提出的unbundling the facilities的概念)其实就延伸出了2017年这一整年的新零售的机遇。在那之后,其实 2017 年一整年并没有跑出什么太意外的结果。最后,在2017年6月的《日聊投资三个人,日刷抖音三百条 | 42章经》中我也明确提出了教育是可见的大机会,而文娱类(尤其是视频类)也是我很看好的一个机遇点。而2017年下半年,除了以上这些,其他的机会就都很少了,最多就是几个品类的二手交易平台、和共享汽车出行等。到2017年12月的今天,我觉得首先2017年基本可以算结束了。尤其是对很多美元基金来说,下周开始就会陆续进入休假期,滑滑雪、出个国,再回来就是2018年了。那对于2018年来说,可能有以下几个潜在的变化。更多 VC 会转行最近和很多做了比较久的 VC 聊天,大家普遍的观点是,对 2018 年相对迷茫。当然迷茫是个常态,但另外一个共通点就是,越来越多人慢慢看透了一级市场的运作方式,都觉得要自己投身到交易之中,要更深的介入 deal,才是最好的赚钱(或者说实现个人价值?)的方式。不管是做 VC 的同时做 FA,还是自己跟投项目或自己攒项目,还是通过深度投后去拿到期权,甚至是跳到创业公司中等,这些都是未来可能会更多发生的事情。毕竟,VC 开始变成了一个行业,体系越成熟,大家就会有越多的玩法。早期投资不好做上面第一点是从从业者的个人角度来说的,现在这一点是从整体行业来说的。早期投资只会越来越难做。优质的资源和资金都向头部的中后期项目集中(张颖前几天也说了一样的看法),哪怕新出来一个早期的好项目,也会短时间内被资本裹挟到B、C轮,而我认为这背后有两个主要原因。第一,问题的本质是创新不够了,所以首先早期的靠谱项目少了,其次是在所有项目中创新能起到的壁垒作用都低了,所以资本方明确感觉到通过堆积资金、资源和站队,能够左右战局最终结果了。第二,上一代创业者是跟传统行业的人去拼,所以哪怕经验不足,竞争对手的能力更不足。而现在新一代的创业者,是和上一代的创业者去拼,大量的上市、退出的创业者、联合创始人、优秀高管二次创业。在上面第一点原因的基础上,这些人能撬动更多资源,也就更让行业集中化。还能有多少独角兽?在我上周参加的两个论坛上,分别都有好几个投资人或创业者提出了这个问题。美元基金追求独角兽的打法是否还适合这个时代?更多的人民币投资风格的基金追求的是项目数量、项目净利润,而退出的方式也更多是整合和并购。这背后仍然是因为底层创新少,而模式创新多。四个例外文章最开始我提到说,投资不好做了,但这其中还可能有四个机会点。区块链我在14年初的时候曾经买过比特币,但那时候价格波动巨大,没有拿住。现在回头看,感觉自己错过了一波很珍贵的机会。我到现在仍然没有研究透比特币或区块链这个事情,但让我觉得这里会有机会的原因也很简单:我发现周围有很多我很认可的人开始认可这件事,而我相信那些人的判断能力。所以,区块链也许会是明年市场走向的第一个机会。AR我在多种场合、不同时间都多次强调,要说大赛道,我最看好的下一波机会是 AR。我觉得 2018 年可能会出现一些AR相关的小风口,这里面会蕴藏着很多机会。但总体来说,AR这件事还是要耐心等待。我曾经在《坐上火箭的人》中写到说,每个人这辈子就那么几次机会,我认为移动互联网是上一个,而AR很可能是下一个(虽然很多人已经把AI当做下一个)。所以,AR我觉得会是第二个机会。AI我其实之前一直都觉得AI不够性感,因为我一直拿AI去和移动互联网比较。今天下午我参加了一个内部分享会,联想之星的合伙人李明分享了很多他对于AI的深刻见解。在他说的时候,我突然想明白了自己之前的一个误区。我一直觉得AI不性感,是因为觉得AI不是纯粹2C的东西,不像移动互联网可以重塑一切产品端的场景和体验。但我的误区就是,移动互联网是一种渠道革命,所以作为渠道可以连结所有C端,但AI本来就不是一种渠道革命。AI是种生产力革命,就好像蒸汽机和电力的发明一样。从这个角度来看,AI的价值和潜力还是非常大的。而且,生产力的革命往往初期都是需? 11月27日CBOT 1月大豆期货合约(ZSF8)上涨2.75美分,结算价报收996美分/蒲式耳。12月豆粕期货合约(ZMZ7)上涨3.3美元,结算价报收327.1美元/短吨。12月豆油期货合约(ZLZ7)下跌0.34美分,结算价报收33.6美分/磅。国际衍生品智库分析师认为,南美干燥天气支撑大豆期价,交易商采取做多豆粕/作空豆油的套利交易,美豆期价震荡回升,期价测试1000美分关口压力,下方考验10日均线支撑,短线趋于震荡上行走势。策略方面985-1005美分区间交易。

          责编admin: